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白杨

白杨

 
 
 

日志

 
 
关于我

聪明由于努力,天才出于勤奋。知识在于积累,成功在于发奋! 注重思考,不尚盲从,与人为善,不无底线!

网易考拉推荐

运10--中国十大航空设计师--马凤山 【转载】  

2017-05-06 16:05: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十大航空设计师之 马凤山
2009年11月10日 07:42:20  来源:新华网综合
运10--中国十大航空设计师--马凤山 【转载】 - 白杨 - 小白杨
运10--中国十大航空设计师--马凤山 【转载】 - 白杨 - 小白杨

前言:运10总设计师--马凤山身后,人们给了他这样的评价:他是我国第一架大型喷气客机的总设计师,第一支民用飞机设计国家队和第一项大规模民用飞机研制系统工程的主要组织领导者,是当之无愧的我国当代客机设计的第一人,是我国民用飞机适航技术研究和型号适航工作的先行者……所有关注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的人,当永远记住他!

运10--中国十大航空设计师--马凤山 【转载】 - 白杨 - 小白杨

马凤山。

        马凤山1929年5月8日出生在江苏无锡,1943年9月至1949年7月先后就读于无锡道南中学和辅仁中学,1949年10月考入上海交通大学航空工程系,1952年9月根据国家安排提前毕业投身祖国航空工业建设。

        1959年5月,马凤山参加轰6飞机的仿制设计工作,负责处理设计技术问题,奉命去苏联考察,9月回国任图16仿制主管设计师,领导轰6飞机在哈尔滨的仿制设计及动力工作。他在考察期间写下的《马凤山笔记》,含《图16飞机的静力试验考察报告》、《图16飞机强度计算原始数据总结报告》及《从图16改为图104的结构考察报告》,为起步研制我国大型喷气客机提供了参考。

        自1970年7月起,在运10飞机研制的整个过程中,马凤山自始至终作为技术业务总负责人,全面组织领导研制工作,完成了运10飞机的方案论证、设计发图、设计试验、研制生产和飞行试验。他先后担任大型喷气客机方案组组长、上海市640研究所总设计师、所长等职。(据《学习时报》)

运10--中国十大航空设计师--马凤山 【转载】 - 白杨 - 小白杨

运十飞机

         一讲到马凤山,人们往往就联系到大型客机,联系到运10。其实,1958年5月,马凤山在哈飞任气动组组长时,就负责了“松花江1号”小型旅客机、“和平401号”短程喷气旅客机和“和平402号”涡桨支线飞机的气动布局、参数选择、性能计算、操纵性稳定性计算等气动设计和分析工作,编制了“松花江1号”试飞大纲直至该机试飞成功。马凤山在轰炸机、军用运输机上也都有杰出的贡献。

        绝密的“马凤山笔记”

        在20世纪60年代,对西安飞机公司的工程技术人员来讲,“马凤山”这个名字如雷贯耳,一提起来,无论是设计员还是工艺人员大家就知道,但是绝大多数人那时都还没有机会见到他,我就是其中的一个,那时我们正在西飞从事轰6(苏联图-16)飞机的试制。

        轰6飞机一开始是在哈尔滨飞机厂试制的,哈飞已经发完了全机试制图纸、进行了第一架进口大部件的总装。1958年在西安阎良新建的西安飞机厂,于1959年起也承担了轰6的试制。那时,在哈飞和西飞都驻有苏联专家指导生产。按照苏联的规则,为抓住设计权并保持生产技术的协调一致,苏联工厂是主制厂,中国是复制厂,而在中国,则哈飞是主制厂,西飞是复制厂。哈飞要派主制厂代表到西飞,西飞设计科对轰6图纸的每一项一类或二类更改,都要经过哈飞驻厂设计代表签字同意。三类以上的更改则在哈飞厂同意以后,还必须经苏联专家认可。当时,轰6图纸经过苏联和哈飞的生产实践,三类以上的更改是很少的,绝大多数的更改都是一、二类的,所以,西飞的设计人员与哈飞代表工作上的接触十分频繁。当时哈飞驻西飞设计代表卢开仁同志(已故,曾任运12总设计师)一天就处理各个专业的技术问题几十起,效率之高、办事之利索大家都很称道,更令我们这些出校门不久的新设计员很是敬佩。与驻厂代表闲谈中知道,他只是哈飞设计科中的一员,而领导他们近百号人的是马凤山,马凤山参加过轻型轰炸机轰5的试制,1959年9月就被任命为哈飞轰6研制的主管设计师,驻厂代表的签字都是马凤山授权或同意的。马凤山是怎样了得的一位人物呢?

       飞机的气动性能资料,飞机的外载荷、结构强度计算报告、静力试验大纲和静力试验任务书,这些都是试制中必不可少的关键资料。在仿制歼击机时,这些资料都是由苏联提供的,在苏联向我国提交的应发送的图-16飞机俄文资料清单中也列有这些资料名称。

        1959年5月,我国派出马凤山等同志去苏联喀山图-16飞机生产厂考察飞机强度计算及静力试验情况,苏联专家在作讲座报告时一再强调说,课堂上讲的这些你们不用记,这些资料会全本发往中国,绝大多数同志也就专心听讲了。听课的人回到国内后,西飞工厂左等右等,苏联答应给的资料就是不来。通过我驻苏大使馆的正式外交交涉,答复是这些资料是苏联中央流体动力研究院编写的,不是工厂生产资料,不属于图-16飞机合同中该提供的生产资料。

        原来,由于在当时图-16飞机的技术先进,飞机的总体气动设计工作除图波列夫设计局以外,有很多是由苏联中央流体动力研究院负责的。喀山工厂在苏联也只是图-16的一个复制厂,没有飞机的设计权。20世纪60年代初,苏联背信弃义,中止合同,撤走专家,我们必须自力更生解决好轰6飞机的试制,但是轰6飞机却只拿到苏联给的一本强度综合数据,是全机所有情况的综合,只有答案而没有计算过程和计算报告。轰6飞机要做结构静力试验、要做试飞准备,要处理日常生产,以后还要改进改型,西飞就必须自己将这些苏联不提供的技术文件补编出来,去苏联听讲的人大都只说得出一般的情况,所以只得不远千里请来了“马凤山笔记”。

       在西飞设计科中大家都知道马凤山独有这本“马凤山笔记”,是深藏在厂部保密室中的一份绝密级文件,一开始设计员要经过政审,层层审批,才能一睹芳容,不准在办公室过夜,也不准摘录。它是用苏联出产的一种很厚的软皮学生练习本记录的。字迹秀美整洁,其中含有大量图-16飞机的总体、强度、试飞等各类关键信息。这是1959年马凤山与其他同志去苏联实习时记录下来的。他奉命去苏联考察前,认真准备,自学俄语,刻苦钻研。马凤山深厚的技术功底,使他能慧眼识珠、抓住关键,象海绵一样吸取国外先进经验,将有用的重要数据几乎全部记录了下来。不要说当时我国还没有条件作轰6这么大飞机的高速风洞试验,时间也来不及,即使我们作了风洞试验,也很难保证其结果就会与苏联的一致,轰6静力试验施加的载荷如果与苏联试验时的载荷差别很大,也会引起许多问题。这就会极大地影响本来就已经很紧的试制进度。此外,图-16飞机是在1953年苏联强度规范颁布前设计的,但却不完全遵循1947年强度规范,实际上正是由于图-16飞机的设计实践,使苏联中央流体动力研究院能够将所遇到的新问题修编进了1953年强度规范,所以解决轰6飞机的技术难度是很大的。

        “马凤山笔记”含有《图-16飞机的静力试验考察报告》、《图-16飞机强度计算原始数据总结报告》及《从图-16改为图-104的结构考察报告》,具有很大的技术权威性,为我国轰6飞机进行强度计算,确定原始数据及编制静力试验任务书提供了依据,为起步研制我国大型喷气客机也提供了参考。这本珍贵的笔记为我们解除了许多技术上的疑难与困惑,帮我们填补了图-16飞机很多原始数据的不足,轰6飞机的零升阻力系数、最大升力系数等等,都取自“马凤山笔记”。直到20世纪70年代,确定轰6飞机的机体首翻期时,采用“马凤山笔记”中的数据作为参考依据,得到高级领导机关的认可。马凤山对成功试制轰6飞机是立下了不朽功绩的。

        从哈飞到西飞

        在“两弹一星”战略任务中,西飞承担了将轰6飞机改装为投掷飞机的工作,这是周恩来总理挂帅抓的项目。上级指示,任务必须完成,“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在向上级提出的各项条件中,西飞领导及时地提出了关键是向哈飞请调一个人——马凤山,理由是,一个笔记本就起了这么大的作用,人来了作用就更大了。

        在这种情况下,哈飞从全局出发,忍痛割爱,马凤山就于1964年调来西飞,担任设计科长,成了我的上级和同事。马凤山是为“两弹一星”而调来的,他到西飞一开始就倾注了极大的精力于轰6甲飞机专用技术的研制上, 1967年马凤山参加国防科委组织的轰6飞机带原子弹、氢弹投放时冲击波、光辐射对飞机的影响分析专题研究,进行冲击波对飞机操稳和载荷的影响、光辐射对飞机强度影响的分析计算,写出技术报告,确定轰6飞机可以携带、投放氢弹的最大吨位。投放试验证明,这些分析和计算完全正确,他为“两弹一星”做出了贡献。

        西飞设计科一成立,就在驻厂苏联设计专家指导下工作,又有一批老厂来的技术骨干,对工作秩序、人员技术素养都有很大裨益。但是,作为苏联飞机的仿制厂,一开始又是哈飞的复制厂,苏联专家强调,西飞工厂设计科主要任务是消化图纸,搞好跟产。当时流行的一句名言是:“工厂设计科不搞设计”,作为新毕业大学生进厂教育的内容,要他们搞好跟产这种看似平凡的工作。工厂设计科不设总体、气动专业组,飞机重量放在标准件专业组里,刚分配来的几个北航气动专业大学生都经过说服,改作强度等工作。

        马凤山到西飞设计科后,马上纠正了这个做法。明确指出,飞机设计科就是要搞设计,不但要搞改型,将来还要搞新机,总体气动工作是龙头,他亲自抓,也支持我组织人员开展结构载荷、强度和疲劳工作。他以实际行动表明中国人自己完全能够把飞机设计的担子挑起来。西飞设计所走上对轰6飞机进行改进改型的路子,在后来作出了很多成就,饮水思源,马凤山功不可没。

        20世纪60年代后期,国家向西飞下达运7、运8试制任务。西安飞机设计所已经开始了运7飞机的测绘设计,西飞设计科就将运8测绘设计任务接了下来,马凤山的技术水平和素养是西飞设计科勇于承担任务的坚强支柱。马凤山担任运8测绘设计总负责人,组织了有各厂所参加的近600人的队伍,开展了有序的工作。飞机是一个复杂的系统,飞机设计是一门综合优化的技术。飞机总设计师作为设计的统帅,要能通观全局,权衡利弊,有远见地从各种错综复杂的的多种方案中,做出正确的抉择。总设计师当然是一个或几个专业方面的专家,但他同时必须知晓各主要专业的关键所在,思路开阔,不落成套,敢于创新。马凤山就是这样的飞机总设计师。

         “708工程”的英雄

        1970年中,上海要搞飞机的精神传达后,西飞接到指令,要迅速为上海提出飞机方案。马凤山在西飞组织总体班子研究提出用轰6改的方案,能够利用一部分轰6的部件。他多次指出,虽然用轰6作基础,但一定要避开图-104飞机噪声大、效率低等各种弊病,切忌照抄照搬。马凤山的轰6改飞机方案得到了上海市和上级的赞同,成为“708工程”的启动方案。

        轰6改的方案在深入工作后发现有不少不易克服的缺陷,满足不了使用要求,马凤山不失时机地果断决定改用翼下吊挂发动机的类似波音707的方案。这个方案的酝酿是在1971年初,1971年4月19日向空军副司令员曹里怀作了汇报后,就正式放弃轰6改方案,按翼吊方案开展研制,并着手进行高低速风洞试验。根据中央军委办公会议的指示,1972年8月5日至22日,上海市和三机部联合在上海延安饭店召开了大型客机(代号“708工程”)总体设计方案会审会,与会专家一致认为,飞机总体设计指导思想是基本正确的,总体设计方案是基本可行的。

        1971年12月19日,巴基斯坦航空公司波音707客机在新疆失事,其飞机残骸对运10设计当然是有相当大的参考价值的。我要着重强调的是,马凤山追求真理的勇气和胆略。他义无反顾地放弃原来自己提出的方案,采用现在的运10翼吊方案,是在没有什么资料和参考样机之下作出的决定。马凤山是有好运的,对运10来讲,新疆残骸的确是一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机会总是给那些有准备的人们。

       1980年8月我作为三机部运10飞机首飞检查组的成员到上海工作。马凤山总师在胜利在望的高扬热情中,能够科学客观地面对飞机存在的不足。他如实地指出,受到进口的限制,机上所用的某些国产高强材料的性能还不理想,飞机的机体疲劳分析和试验限于客观条件,还有待时日。马凤山对运10飞机充满信心,他多次对组织表态,运10首飞绝对是安全的,他可以立军令状,他可以以生命担保,愿意在首飞时随机组上天。

        运10飞机首飞后的遭遇,是日夜为之奋战的马凤山所始料而未及的。为运10飞机的出路,马凤山尽了很大的努力,做过多次呼吁,想了许多办法。使他感到茫然的是,国家对这么大的一个项目,为什么没有长远的全面考虑,如果早就不要的话,为什么不早点叫停?为什么要等到飞机出来没有试飞油钱了再来想办法。在上海市和国家决定引进麦道MD-82组装生产线时,马凤山一再强调自行研制这条线不能丢。这也迫使麦道公司在与我国签合作生产合同时,不得不加上联合开发新机的条款。

        马凤山一生不顾名利。运10飞机在技术上的成就人所共知,但是因为没有设计定型,未能进入评定国家科技进步奖的行列。马凤山总师已经与我们永别了,他的事迹将永远记在我们的心中。

                                               (据人民网 郑作棣,马凤山生前友好、同事、飞机设计师)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